技术频道

主页 > 技术 > 猪病防治 > 传染病 > 猪蓝耳病 > 应对PRRS的几种方案

应对PRRS的几种方案

作者:佚名来源:互联网时间:2015-01-18 22:51点击:

  

  摘要

  控制猪繁殖呼吸综合征(PRRS)对于养猪业来说是一项持久而重要的挑战。引用依阿华州韦博斯特市Swine Graphics公司Mark Fitzsimmons博士的话说:

  由于PRRS病毒的基本信息比较匮乏,尤其在免疫学和流行病学方面,所以这些信息总是很吸引人们的眼球。我们对PRRS病毒了解得很少,从而我今天能够与您分享的方法也非常有限。然而,从第一次爆发以来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人们对这种病的认识也在不断发展。这种病有过很多名称,从神秘猪病、蓝流产病、猪流行性流产与呼吸综合征到蓝耳病,等等。人们确实研究出一些能有效控制PRRS的方法,但是这些方法通常都受特定条件和生产类型的限制。本文将尝试就PRRS病毒和猪之间生物学方面的基本概念给出清晰的定义,进而对PRRS的控制策略做了一个综述,既包括传统的策略,也包括创新的策略。本文仅仅是一篇综述,而非操作手册,只希望本文能给读者提供一些基本信息和框架,帮助读者在不同的PRRS控制方法之间进行权衡。如果您想了解PRRS防控措施的细节,强烈建议您参阅Zimmerman博士、Yoon博士(依阿华州立大学)和Neumann(国家养猪委员会)编著,国家养猪委员会(美国)出版的《2003年PRRS纲要》应用版的应用部分。这是一部非常出色的资料,本着面向实践的原则对相关科学知识进行了总结,还给出了目前用于控制PRRS的具体方法,尽管未经验证(通常都是先有创新性的实践,之后才有这种实践的科学验证,这也是合乎清理的)。

  如果您想对当前PRRS方面的科学知识进行更细致的了解,请参阅《2003年PRRS纲要》第二版。您可以向美国国家养猪委员会购买包含这两部资料的单张光盘(30美元):

  PRRS病毒和猪之间的生物学以及免疫学

  不管猪场采用三场式还是单场式生产方式,如果管理上图方便,无法满足猪群的需要或设计的要求,从而令内部、外部生物安全受到影响,那么就尤其容易出现PRRS的问题。

  采用连续流程进行生产的猪舍、建筑,甚至整个场区,包括定期有易感青年母猪转入的配种舍,都有利于病毒连续复制(因为有易感猪持续存在)。生长缓慢的个体延期出栏(猪群里的伤寒玛丽);猪舍、运输工具的清洗、消毒、干燥时间不足;新购种猪和精液的隔离、检疫不充分;新购种猪进入繁殖群之前未经恰当的预免疫,等等等等,这些都会令生物安全受到威胁,增加PRRS问题的风险。病毒如果得以持续不断地复制,将会很快产生突变,从而使猪群早先形成的免疫力失效。那些延期出栏的"伤寒玛丽"又会将病毒传给新转进的组群,使下一代猪群又重复遭遇PRRS病毒带来的损失。

  术语定义:

  转型活毒(MLV):在试验室里对PRRS病毒进行改变,使其毒力或致病性减弱,以便用作活毒疫苗。这种经过改变的活病毒称为转型活毒。

  强毒力活毒(VLV):从患病猪只体内分离出来的未经改变的PRRS病毒,或PRRS野毒。强毒力活毒可通过猪肺泡巨噬细胞来培养、繁殖,猪肺泡巨噬细胞可取自人工专门感染的先前未接触过PRRS病毒的猪只的血液或肺组织,或者在PRRS爆发时取自患猪的血液或肺组织。对于第二种情况,如果采集的血液或肺组织将要用于免疫、驯化,或用于全群暴露与封群措施(见下文),那么这些病样必须取自正在发烧的、流产的母猪,或正在发烧的弱仔猪。

  水平感染(传播):从同日龄或同生产组群(全进-全出方式下),或混养于同猪舍的不同日龄的猪群(种猪群以及连续流程生产方式下的商品群)当的中另外一头猪传来的PRRS病毒所导致的感染。病毒可通过唾液、血液或精液传播。因此,不同窝或不同栏位之间的混群(会引起咬斗,造成不同个体之间交换唾液和血液),或注射、手术时在不同窝、不同栏位、有时甚至不同个体之间不更换针头或刀片的情况下,就容易发生水平传播。至于精液传播的情况,更是众所周知的了!

  垂直感染(传播):母猪对仔猪的感染,既包括子宫内感染(病毒穿过胎盘, - 最早可发生在妊娠70天),也包括通过哺乳和鼻吻接触发生的感染。PRRS病毒感染对仔猪的免疫系统造成的影响最严重,持续时间也最长。

  持续感染,或称"续存":PRRS病毒具有在感染猪体内持续存在数周甚至数月之久的能力。PRRS病毒会在猪体内持续存在,在长达80至100天(或许有可能比这个更长?)的时间内连续向外界排出病毒。之所以持续感染时间这么久,可能是因为,基于PRRS病毒对猪体的某种目前未知的效应,猪只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对其形成完全的保护性免疫力(彻底消灭这种病毒的能力)。正是因为这种病毒感染后续存期很长,因此才建议,不管是以根除病毒为目的的封群,还是新购青年母猪暴露接触强毒力活毒后的隔离,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PRRS病毒的生物学特性

  PRRS病毒感染的发展历程:(患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形成完全的免疫力、清除体内病毒)

  表 1. 感染后的过程

  10 - 30天病毒血症(血中可分理出病毒),ELISA(酶联免疫吸附)试验可得很强的PRRS病毒抗体反应。

  20-30天血中开始能够检测到中和抗体。

  60天以上血液中和抗体滴度达到最高峰。

  100-150天扁桃体/淋巴结PRRS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断奶舍感染的情况)。

  100-150天许多猪的PRRS病毒ELISA试验结果呈阴性(S/P比值<0.4),SN(血清中和试验)仍呈阳性。

  150天以上扁桃体/淋巴结PRRS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子宫内感染的情况)。

  200天PRRS爆发后根除PRRS病毒所需的封群时间。

  如果猪感染之后形成完全免疫力(将PRRS病毒从猪体内一切组织当中清除掉)需要150天之久,那么这就容易解释为什么青年母猪妊娠的仔猪容易发生子宫内PRRS病毒感染了。地方性PRRS很可能就是因为不断地有青年母猪通过子宫内感染将病毒传给所产仔猪,这些仔猪可携带病毒达数月之久,从而在这几个月期间,包括断奶期和生长、肥育期,不断将病毒传给同群的其它猪。这种假设能够解释为什么通过"分胎次隔离生产"能够根除二胎以上母猪所产仔猪群当中的地方性PRRS,而将地方性PRRS限制在头胎母猪所产的猪群当中。

  PRRS病毒免疫反应:

  能保护,还是不能保护, 这真是个难题

  介绍:猪对不同毒株PRRS病毒感染的"交叉"保护性免疫反应非常有限,甚至根本没有。对PRRS病毒的免疫反应范围似乎非常"狭窄",这种情形很像导致艾滋病的人免疫缺陷病毒(HIV)及其近亲猫科动物免疫缺陷病毒。这种交叉保护的缺陷可能是因为病毒的突变(基因序列的改变)速度太快,造成这种病毒的毒株(不存在交叉免疫保护的毒株)比流感病毒的毒株还要多得多。这样,对PRRS病毒几乎没办法进行免疫学分类,也没办法预测哪两种毒株之间存在交叉保护,这是因为:1)我们对PRRS病毒免疫保护所需的机制了解甚微,2)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反应作用的目标位点,因此 3)我们无法判断PRRS病毒基因序列的哪些变化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讨论PRRS病毒免疫问题的时候,有的人使用科学术语,有的人使用一般描述性术语,还有的人把前两种掺和到一起使用(行话)! 这种用词习惯在兽医和兽医"科学家"当中很普遍,当我们讨论PRRS病毒的控制问题时,这种习惯常常会造成困惑,有时还会带来严重困扰。

  PRRS病毒免疫反应的定义:

  同源PRRS病毒 指的是经试验室检测具有相同基因序列的两个病毒分离样本。

  异源PRRS病毒 指的是经试验室检测具有不同基因序列的两个病毒分离样本。这两种病毒之间可能只差两个变异(同源性 > 99.5%),也可能相差很多很多个变异(同源性 < 85%)。不同病毒之间的异源性是个重要的指标,它决定了二者引起的疾病之间存在多大程度的交叉保护。然而,根据"基因同源性百分数"无论如何也不能预测两种PRRS病毒之间的交叉保护程度!这是因为,同源性百分数无法说明变异发生的位置,从而无法确定这些变异是否发生在免疫反应的目标作用位点上。

  受保护猪只:在面临PRRS活野毒挑战,或人工注射PRRS活野毒时,对疾病具有完全抵抗力的猪只。获得免疫保护的猪只,只有面对与上次完全相同的,或称同源病毒的挑战时,才具有完全的、可预期的免疫保护。

  易感(未受保护)猪只:

  1. 发生PRRS野毒感染之后,以前从未接触过或感染过病毒的猪只显然属于易感猪只。

  2. 原先对某种PRRS野毒已经具有免疫保护力的猪只在面对一种基因序列不同的,或者说"异源性"的PRRS野毒时,易感性可能仍然很高!!!

  3. 同样道理,经过免疫接种的猪只对PRRS野毒的易感性也可能会很高!根据定义,转型活毒疫苗的基因序列本来就不同于任何一种野毒。

  4. 易感性是对PRRS病毒具有免疫保护的反义。猪只对异源性PRRS病毒的免疫反应程度变化范围非常大,从具有完全保护(我们可能不知道该猪只以前曾接触过病毒),到完全没有保护/完全易感,发生严重临床疾病。到目前为止,还无法通过比较两种PRRS病毒的基因序列来判断二者之间的交叉免疫程度。我们不知道任何细胞介导免疫反应作用于PRRS病毒的目标位点在哪里。不过我们至少知道血清中和抗体的一个目标位点。这可以帮我们判断血清中和抗体对异源性PRRS病毒的交叉中和能力,从而对判断交叉保护程度也有一定的帮助。

  PRRS病毒毒株 是具备下列特性的不同的病毒分离: 1) 基因方面不相同,或称具有异源性,并且2) 其中一种PRRS病毒对另一种不存在"良好"的交叉保护。.用其中一种让猪只产生免疫保护,之后用另一种攻毒,猪只仍然会感染并出现临床疾病。最极端的异源毒株包括一种急性PRRS病毒,这种病毒1996-1998年间在美国的经常进行免疫接种的猪群当中爆发,引发了严重疾病,2001-2004年间又在对PRRS野毒已经具有免疫力的猪群当中爆发。至于临床症状应该会有多严重,通过什么样的临床症状或中和抗体/免疫反应测试结果来判断两种病毒之间是否 "缺乏交叉保护",目前还不能确定。遗憾得很,这样的结论都是事后才能得到的,也就是说,已经将不同来源的生长猪、母猪以及更新后备母猪进行混群,或使用了感染异源PRRS病毒的精液,引起了PRRS的严重爆发,经济损失已经造成。

  亚群 是母猪或后备母猪群当中容易感染(从未接触过病毒)或再感染(丧失了保护性免疫能力)PRRS的子群。它们对PRRS的免疫力较低或根本没有。即使是已遭PRRS病毒感染的猪群,在面对一种不同的PRRS毒株时,同样有可能全群都易感。谈到猪群当中从未接触过病原的小群体,比如新购入的更新后备母猪,"亚群"是一种行话术语,具有明确的含义。可是当谈到那些"丧失了原有免疫保护能力",也就说对先前感染过的同源PRRS病毒丧失免疫力的小群体时,这个词的含义就不那么清晰。当猪群因接触第二种异源病毒而爆发PRRS疾病成为"阳性"之后,猪群中仍然可能存在亚群。

  PRRS病毒免疫:

  同源免疫是针对先前感染过的同一种PRRS病毒的免疫。通常认为这种病的免疫效果是长期的,然而,并不是说这种免疫力就可以持续一生。同源免疫是猪体能够产生的最有效的免疫反应,换句话说,对同一种病毒的的免疫保护基本上是完全彻底的。

  异源免疫指的是受保护猪只对另一种病毒所具有的免疫保护能力。猪体对于异源性病毒所能产生的交叉保护常常达不到同源免疫反应的程度。有些情况下甚至观察不到异源免疫反应。某种病毒所激发的针对另一种病毒的异源免疫的程度大小很可能取决于这两种病毒基因序列的相似程度,也就是说,两种病毒蛋白之间在多少个免疫反应位点上存在差异。现在让兽医专家和科研人员倍感头疼的一个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要想激发完全的交叉免疫保护哪些基因序列必须相同。

  PRRS病毒免疫反应原则:

  病毒同源基因序列与病毒防控的关系:典型情况下,各兽医诊断试验室仅对PRRS病毒的5号阅读框(ORF 5)进行定序、比较。这个阅读框对主要的糖蛋白进行编码,该糖蛋白从病毒的外包装,或称病毒壳,向外伸出。兽医诊断试验室报告中给出的ORF 5序列在完整的PRRS病毒基因组中的比例仅为4.4%(15,000个碱基对当中的660个)。兽医专家利用这个ORF 5序列对不同的PRRS病毒样本进行比较。目前已知的只有一个中和抗体作用位点是由ORF 5编码的。然而,由ORF 5以及其它七个ORF编码的未知而重要的抗体作用位点以及细胞介导免疫作用位点可能还很多。

  因此:

  1. 仅靠ORF 5基因序列数据来判断两种病毒样本之间的交叉免疫保护情况是远远不够的。

  2. 即便在ORF 5上,我们也不知道各个抗体及胞介免疫目标位点都在哪里(只知道一种中和抗体的作用位点)。

  3. 通过RFLP(限制片段长度多态性)切图或同源百分数等指标测量ORF 5序列的"相似性"来预测两种病毒样本之间的交叉免疫情况基本上是没有价值的。

  有时与免疫病毒ORF 5序列非常相似的某种PRRS病毒也会导致严重的疾病,而ORF 5序列存在10%以上差异的病毒却不会引发任何疾病(Mark Wagner,私人通讯)。因此,通过基因序列同源性来预测两种PRRS病毒样本之间的交叉保护程度是一种无知的、无益的、令人挫败的尝试。ORF 5 序列完全相同的病毒之间存在完全交叉免疫保护的几率是最大的,但即使这样,假如病毒来自不同的猪群,结果也无法保证。很可能,但不能确定,ORF 5 序列完全相同的两种PRRS病毒样本在整个基因组上也会非常相似。

  PRRS病毒的诊断试验以及感染控制

  对于PRRS来说,通过试验来确定猪群中没有病毒是很难的。猪只感染PRRS病毒4-6个月之后,其ELISA(酶联免疫吸附试验)抗体反应会消失,即使再次接触同源病毒也是一样。 有些猪会持续感染(扁桃体刮样PCR试验,- 聚合酶链式反应,-呈阳性),而ELISA抗体反应仍呈阴性。血清中和抗体滴度维持的时间要长得多,然而,现在已经发现血清中和抗体目标位点发生变异的毒株,抗体滴度会呈假阴性,或水平非常低。因此,要想确定某个组群或整个猪群没有PRRS病毒,需要对大量的个体采样,进行抗体试验。只需几头携带病毒的断奶猪就足够对整个肥育群造成感染,可是如果仅在10周龄对10到30头猪进行采样,有可能根本检测不到这几头携带猪。只有当组群PRRS病毒感染率超过10%,才能在30个样本中可靠地检测到一个阳性。可随时间推移不断重复进行ELISA试验,如果每次都得到阴性结果,那么就可以有更多的信心认为猪群中没有PRRS病毒。取扁桃体刮样做PCR试验是活体检测持续感染个体的最好的方法。可以把这个试验作为例行试验,用来检测将要转入猪群的重要的、数量较少的动物,比如种公猪。要想认证某个猪群没有PRRS病毒,必须对全部个体进行测试,所有抗体试验与/或PRRS病毒PCR试验的结果都必须呈阴性。

  根据猪群状态或生产问题对PRRS进行控制

  急性PRRS(给繁殖群和生长群都会带来损失)

  PRRS的临床爆发的时候往往是愤怒和绝望的时候。然而,这也是需要做出关键决策的时候,需要通过决策将PRRS带来的当前及长远的损失降至最低。为了将哺乳仔猪和断奶仔猪的损失降到最低,需要立即实施McREBEL管理措施(限制交叉寄养,实施程序见附录)。疾病爆发的头两周当中如果母猪在发病、采食下降进而影响泌乳,那么可能会得不到最佳的结果。如果不在不同窝之间转移仔猪,那么病弱、生长缓慢的仔猪会仅限于部分窝。这样,与采取交叉寄养的情况相比,就更有利于集中精力进行加护、治疗。要想成功,需要降低死亡率,缓解病情,仔猪不论体重如何,断奶时要有一定的脂肪储备。PRRS病毒可通过针头或其它可能沾血的物件(刀片,等)传播。不要用同一个针头给两窝或两窝以上的仔猪注射。PRRS会损坏仔猪的免疫系统,从而影响其抵抗细菌感染的能力。因此,治疗需要持续较长时间。对于任何治疗之后不见好转的仔猪,应果断实施安乐死,不要让它们到保育舍去传染其它的断奶猪。如果McREBEL措施能得到执行,那么即使断奶时是按体重和性别分群,断奶仔猪的死亡率也可以降低,增重可以提高。从仔猪断奶到肥育猪出栏的整个过程中,必须彻底实行全进全出,以便将地方性PRRS的风险及其持续时间降至最低。

  对于母猪群,在PRRS爆发期间同样有许多重要决策需要做。母猪群长期的PRRS问题归因于感染群体当中不同个体之间对病毒的免疫力差异。事实上,PRRS病毒在猪群中并不容易传播,其传播效果也不一致,尤其是在先前感染过PRRS病毒,或经过免疫接种的猪群当中更是如此(不同猪场种猪群感染PRRS之后的血清型转阴过程各有不同)。母猪群当中会有小群的母猪在疾病爆发过程中未曾感染,因此未获得免疫,直到疾病爆发结束后,仍然保持易感(就是所谓的亚群)。现在认为,这种亚群是反复出现临床爆发与经济损失的根源,一旦PRRS病毒再一次在猪群当中传播,这些易感的母猪最终还是会被感染。正因为这个原因,有些兽医和生产者采取措施,在PRRS爆发的时候确保所有的猪都接触到病毒。他们采取的措施是 1)对整个猪群进行免疫接种,或2)确保所有猪只接触到同源的PRRS野毒。接触同源PRRS野毒的方法包括1)让流产母猪四处转移,把妊娠舍和产房的所有区域都覆盖到,2)将感染组织掺到饲料里喂回给猪吃,或用流产母猪、病毒血症弱仔猪的血清给所有猪只注射,3)连续4-6个月对更新后备母猪进行感染,4)连续200天封闭猪群,不再引进新个体(如果新生仔猪当中还有带毒的,就继续延长封闭时间)。

  这些措施的目标是让猪群中所有个体对病毒产生免疫,停止排毒,以便让病毒失去新的易感宿主,找不到继续增殖的场所。如果我们不能打断病毒的感染周期(一头母猪向体外排毒,造成另一头新的母猪感染),那么PRRS的长期问题(见下文)就会反复不断地在种猪群和断奶/肥育群当中发生。因此,许多兽医专家都选择这种方案,在PRRS爆发时保证所有的猪都感染病毒,然后封群,目前来看这是获得PRRS全群免疫、既切断切断垂直传播又切断水平传播的最可靠、最有效、最简单的方法。常常有报道称,猪场采取这种措施后,可以更快地、彻底地解决流产率高以及产出感染PRRS弱仔猪的问题。需要声明,本文旨在尽可能全面地提供信息,而不是建议您采取或不采取这种用野毒感染全群的措施。这本是一项复杂的决定,需要考虑猪群的具体情况才能做出。如果猪群先前曾经感染PRRS病毒,现在又出现了再次爆发,这种情况下还需要搞清楚致病的PRRS病毒是和上次相同,还是不同的异源病毒。

  如果是感染了与先前不同的异源PRRS病毒,那么是否该让整个猪群感染,以及用什么来源的病毒进行感染,其决策过程也会有所不同。

  如果PRRS爆发时用商业性改型活毒苗进行免疫,那么实际效果将取决于该型疫苗与致病野毒之间的交叉保护程度。有可能会观察到短期的效果,表现为临床病例很快消失,但这可能只是因为整个猪群已经受到感染,从而形成了免疫保护,而不是因为转型活毒疫苗的作用。如果接种过转型活毒疫苗而过一段时间之后又爆发PRRS,可能说明疫苗和野毒之间的免疫保护程度低。这种情况下,新转入的后备母猪即使注射了疫苗,仍然会对猪群中的PRRS野毒易感。这样的后备母猪在妊娠期的某个阶段就将被猪群里的野毒感染(可能表现也可能不表现临床症状),而它们所产的仔猪也会受到子宫内感染的威胁。这些子宫内感染的仔猪又会将病毒带到断奶群和肥育群,导致地方性PRRS疾病,给生产群带来损失。如果在不断进行免疫接种的情况下,PRRS疾病仍然持续存在或再次爆发,并且从感染猪只和青年母猪所产仔猪当中都分离到了和第一次爆发时相同的PRRS病毒,那就说明转型活毒疫苗和这种野毒的交叉保护程度很弱,尤其是对于新购青年母猪来说。这种情况下,采用这种交叉免疫保护程度很弱的MLV疫苗会导致猪群产生"地方性PRRS",给猪场造成长期的经济损失。说到底,要不要用MLV疫苗来进行免疫接种,还是要看是不是用了它就能够带来效益,不用它就会有损失。美国许多养猪生产者发现,他们无法通过任何MLV疫苗免疫程序来使自己的猪场盈利,因为采用疫苗尽管降低了临床疾病的损失,却无法避免持续的、显著的经济损失。于是他们转而采取能够使整个繁殖群对同源病毒产生确切免疫保护的措施,或者决定将这种病毒彻底地从猪场当中根除,然后求上帝保佑不要有PRRS病毒再次侵入。

  地方性PRRS (断奶场/肥育场反复发病)

  第一次爆发以后,PRRS及其常见的继发性疾病常会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在断奶场和肥育场反复出现。这可能是由于不同组群之间水平传播(由于延长饲养生长缓慢的感染/排毒猪只,把这种"伤寒玛丽"和下一批幼龄猪只养在一起造成传播,或通过靴子、兽医器具等造成传播),也可能是由于仔猪的垂直传播(子宫内感染,或泌乳期发生感染),这种仔猪会把病毒从繁殖群带到断奶群和肥育群。要想控制、根除PRRS,您必须搞清楚病毒是从哪来的(是断奶群内部病毒的交叉感染,还是种猪群当中的病毒通过子宫内感染传到了断奶/肥育群)。如果新生仔猪PCR试验没有检测到病毒,母猪群的血清学试验没有显示母猪在排毒,母猪当中也没有临床病例(流产、早产、木乃伊胎比例上升、产出病毒血症弱仔)那就说明病毒是来自遭污染的断奶仔猪舍,或延期出栏的患猪。这种情况下,可对断奶仔猪进行全部清群、部分清群,或者在部分清群的同时对整个断奶/肥育群进行接种。有的兽医专家还建议断奶场和肥育场第一次免疫接种后60天之内不再转进新的猪只。这样的措施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实施严格的全进全出生产流程,并结合彻底的清洗消毒。另外,为了进一步保障根除项目的成功,无PRRS病毒区的工作人员与PRRS病毒污染区的工作人员要分开安排,直到项目完成。如果肥育区遭病毒感染,就在所有畜舍当中坚持执行这些措施,直到所有感染组群都已售出为止。假设有仔猪在泌乳期发生感染,或发生子宫内感染,那么不论是清群还是接种程序都无法阻止断奶群和肥育群发生PRRS。下面将讨论如何才能阻断病毒在母猪群当中循环,进而消除PRRS病毒的垂直传播。

  母猪群PRRS病毒感染长期控制的方法

  总结: 整个猪群当中PRRS的长期控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制止病毒在母猪之间的传播。如果母猪群当中有病毒传播,那么就无法控制PRRS病毒在生长群造成的损失。如果种猪群当中有PRRS病毒,新购入的易感后备母猪亚群会不断遭到感染,并通过子宫内感染或泌乳期传播将PRRS病毒传给仔猪(垂直传播)。下列"关键控制概念与规程"可帮您充分理解控制母猪群PRRS的各种方法。

  不论采取哪种方法,要想成功实现长期控制(保持稳定,但处于感染状态,并对某种PRRS野毒具有免疫力)或根除猪群的PRRS病毒,都一定要找出生物安全方面存在的缺陷,并加以纠正。

  新购后备母猪的隔离、本土驯化和复健。这个过程的目的是为了让新购母猪针对本场的同源PRRS病毒获得免疫。通过这个过程,新购母猪将对本场的同源PRRS野毒样本拥有同源免疫力(完全保护)。通过本土驯化,可以避免在繁殖群当中形成易感本场同源PRRS病毒的亚群(后备母猪群)。显然,如果有这样的易感亚群存在,那么它们此后一旦感染将会造成疾病的再一次爆发。在隔离区当中对后备母猪进行本土驯化的方法包括让它们接触未怀孕的淘汰后备母猪或母猪(不太可靠的感染方式)、断奶仔猪(感染效果不一致,且存在风险,可能引入变异的异源PRRS病毒而造成PRRS严重爆发),或采用感染哺乳仔猪的血清或肺组织进行接种。目的是让所有的后备母猪感染,从而对本场的同源PRRS病毒产生免疫力。感染之后,还要继续对新购母猪隔离足够长的时间(对于采用全进全出生产流程的猪场需要90天),以便度过持续感染期,这样新购母猪就已经停止向外界排毒,不致于把疾病传给本场猪群当中的易感母猪,或通过子宫内感染把疾病传给自己的仔猪。这个操作规程是在MLV疫苗无法起到保护作用的情况下应用的。这种情况下,总是在哺乳仔猪的血清中检测到相同ORF 5基因序列的PRRS病毒,因此判断MLV疫苗没起作用。这种情况下严重的地方性PRRS给猪场造成了持续的、显著的经济损失。

  采用MLV疫苗进行免疫接种不是不可以。猪只转入繁殖群之前至少进行两次免疫接种,此后每个哺乳期还要进行免疫接种,以便在母猪及其后裔当中控制PRRS。目前提倡一种新方法,称为大规模接种,用来控制病毒在母猪群的传播。因为MLV疫苗不可用于妊娠动物,所以这种方法必须在专业兽医的指导下进行。这种方法的目标是在整个繁殖群建立起足够的免疫保护,以便阻止PRRS病毒在母猪群当中的传播,进而阻止这种病毒通过垂直传播传给仔猪。相隔30天对繁殖群进行两次免疫接种,然后封群60天,其间不要新转入任何后备母猪。此后每季度可以再进行大规模免疫接种,或尝试根除PRRS病毒,转入未经免疫、未接触过病毒的后备母猪。如果想要根除PRRS病毒,可对猪群封群200天(封群见下文)。然后可转入几头未曾免疫的阴性哨兵母猪,对这几头母猪进行监控,检查一下猪群当中的PRRS野毒以及MLV转型活毒是否确实已经停止传播,然后再成批转入未接触过PRRS病毒的后备母猪。和其它方法一样,这种方法的成功也是取决于MLV疫苗能否对本场所感染的PRRS野毒提供彻底的交叉免疫保护。

  PRRS死毒疫苗用起来更安全,因为这种疫苗本身不会造成感染。死毒疫苗可用于妊娠动物,因此毫无疑问地可以用于大规模免疫接种程序当中。有的猪场用死毒疫苗进行大规模接种,在采取根除措施之前成功地终止了PRRS病毒在猪群中的传播。关于死毒疫苗能否激发充分的免疫保护,这方面的争论很多,科学证据很少。然而,有几项研究显示,在先前感染过PRRS活毒的猪群当中,接种死毒疫苗似乎可以强化猪群的免疫反应。这种强化的效果有可能和死毒疫苗与猪群所感染的野毒之间基因序列的同源程度有关。

  上述各种免疫接种程序能否激发出足够的免疫保护,取决于疫苗病毒与野毒的相似程度。有些情况下野毒与疫苗很相似,免疫程序就会起作用,而有些情况下不那么相似,就不会起作用。然而最让兽医头疼的是,无法通过比较PRRS病毒基因序列来对疫苗在某个猪场当中针对某种野毒所能提供的交叉免疫保护效果进行预测(原因见上文)。

  封群或清群/重新建群的方法一直被用来从感染猪群中根除PRRS病毒。封群的方法对于场外断奶仔猪一年以上没有表现出PRRS临床疾病或血清转型的独立的繁殖场(同场区内没有断奶仔猪或肥育猪)用起来最成功。根除程序启动之前,可先用几头未接触过PRRS病毒的青年母猪或输精管结扎公猪当作哨兵猪,检查母猪群当中是否仍有PRRS病毒在传播。然后封群140天,其间不再转入新猪。封群的同时,可在场外某处生产无PRRS病毒的后备母猪,准备封群结束后作为更新。第一批场外生产的母猪的分娩日期安排在最后一批本场生产的后备母猪开始分娩6周之后。此后,无PRRS病毒的后备母猪不断转入,先前感染PRRS的母猪不断淘汰,直到所有感染母猪都替换掉为止。这个过程当中,最大的挑战在于封群措施实施之前如何阻止PRRS病毒在母猪群当中的传播。对于大型繁殖群,以及断奶群、肥育群和繁殖群同在一个场区(单场式)的情形,这个过程的难度相当大。这种情况下可通过完全清群来根除PRRS病毒。对于单场式的猪场,如有可能,可以先清空断奶仔猪与肥育猪舍,把之后生产的断奶仔猪统通卖掉,猪群封闭200天,这样也可以成功根除PRRS病毒。封群期间,可在场外生产更新青年母猪,以便把猪场的非营运时间降至最短。对于感染多种PRRS毒株的猪场来说,如果通过免疫接种和新购母猪本土驯化均无法控制种猪群与生长群当中的疾病问题,那么清群似乎是根除PRRS病毒的唯一一种可行方案。集约化养猪企业的生产经理做过估算,假设猪群能够连续一年保持无PRRS病毒的状态,那么完全清群所花费的成本就可以赚回来。

  血清疗法或野活毒免疫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做法,但又有一定的道理,可对隔离阶段的更新后备母猪进行本土驯化,让它们对本场的PRRS野毒形成免疫力。这是自源性免疫接种的一种形式,目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针对猪群中流行的病毒激发出(完全的)同源性免疫。对于感染单一PRRS毒株的猪群,这种方法是最有效、最可靠的。对于那些经证实其它所有方法,包括疫苗接种,都没有效果的猪场,这种方法就成为最后的选择。因为是要用本场其已感染猪血清当中的野活毒来感染后备母猪,这种方法具有切实的风险。最大的风险在于,接种后备母猪可能转入猪群过早,此时可能仍在排毒(处于持续感染期),会把病毒传给其它母猪,或通过子宫内感染传给自己的仔猪。另外,隔离/本土驯化区必须按全进全出方式运转,不然总有排毒猪只,造成PRRS野毒持续不断地变异。也有的猪场在PRRS再次爆发(和上次爆发的病毒相同的病毒所引起的疾病)时用给全群所有母猪接种患猪血清,确保所有的母猪都接触到病毒,并同时产生免疫力。这样,对于独立的繁殖猪群来说,如果能有4-6个月的更新后备母猪,让它们接触致病病毒,并封群200天,就有机会能根除掉PRRS病毒。封群结束时通过阴性哨兵猪来检查病毒传播情况。如果没有PRRS病毒在传播,就可以按照上述封群方法的说明批量转入无PRRS病毒的青年母猪。需要指出,用患猪血清对妊娠母猪进行免疫会引起一些高胎次母猪和青年母猪发生流产,还会引起子宫内感染,从而在断奶仔猪群当中造成PRRS疾病问题。因此,这是个孤注一掷的办法,是没办法时的办法。这个办法的成本不好估算,考虑这种办法之前,要与清群的成本相比较,进行权衡。PRRS爆发后,要想让封群措施收到最大的经济效益,还必须在断奶仔猪场和肥育场将PRRS病毒根除,这一点可能只能靠清群或生产中断来实现。

  而另一方面,血清免疫的好处在于,这样既可以保证整个繁殖群都接触到PRRS病毒,又可以使流产、弱仔和木乃伊胎的问题更快地消失。这样一来,断奶仔猪当中的毒血症患猪也会更快消失,从而降低了PRRS疾病给断奶/肥育群造成的损失。因此,尽管这种措施可能会造成更高的流产比例,但它却可以确保所有的母猪同时接触到病毒。否则的话,有些妊娠中期的母猪(显然,中期的胚胎是不易感的)如果开始的时候没有接触到病毒,就会在后期接触到,而这时胚胎就会被感染。这样后面生产组群中的仔猪就会因子宫内感染出现病毒血症,从而感染并影响更多的生产组群。因此,生产中观察到,在PRRS爆发时,通过对妊娠母猪和4个月的更新后备母猪进行血清疗法或称强毒力活毒接种,既可以减少发生流产的母猪组群数,从而相应地减少子宫内感染的仔猪比例,又能更快地在生产群当中消除PRRS问题。

  结论

  本文无意倡导采用哪种控制策略,或不采用哪种策略。到底采用哪种策略,这个决策是个复杂的过程,需要根据猪场的具体情况量身定做。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考量许多因素,包括猪场感染不同毒株的数目、种猪供应场的PRRS病毒情况、本场有没有隔离与本土驯化设施、所在地区养猪单位的密集情况、猪群的经济价值、风险规避的情况(或绝望程度)、生产类型/流程、猪群规模、采用的生物安全措施,等等。必须全面收集到澄清这些因素以及其它疑问所需的所有信息,再根据收集到的信息进行决策。PRRS之所以难以控制,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信息(尤其是猪群当中PRRS病毒的传播情况)会发生变化,从而也会影响到该采用哪种控制措施,及其能否取得成功。

  附录

  McREBEL管理措施

  交叉寄养限制规程

  MONTE B. McCAW,兽医内科学博士,理学博士, monte_mccaw@ncsu.edu

  不要对出生24小时以上的仔猪实施寄养

  尽量减少寄养仔猪数目,除非必要,不要实施寄养

  不要为了追求均匀的仔猪体重或相同的仔猪性别而进行交叉寄养

  如有体型中等或较大的仔猪必须寄养时,一定要寄给仔猪体型一致并且泌乳能力较高的其它母猪

  在分配乳头的时候,对最小的仔猪要给予最低的优先级。

  尽可能把仔猪留在生母猪的窝中!

  如果做不到,就尽可能把仔猪留在提供初乳的母猪窝中。

  不要跨猪舍转移仔猪

  严格执行全进全出的生产流程

  现在每个窝就是一个全进全出单位!

  把严重患病、垂死,以及体况极差的仔猪淘汰掉

  断奶时把体重过轻、很难在断奶期存活的仔猪以及体况极差的仔猪淘汰掉

  患病仔猪如果治疗之后仍不见效,就立即淘汰掉

  特别瘦的、快饿死的、瘸腿的、体重特别轻的、被毛特别长的、患慢性病的仔猪,一经发现立即淘汰。一头仔猪延迟断奶,它就会从下一批更年轻、更健康的仔猪口中夺走一个乳头!

  提高断奶期仔猪成活率和生长性能的保育措施

  仔细按体重分栏

  把个体最小的仔猪安排在温暖、没有贼风的地方

  对最小的仔猪进行手工喂食,一天4次,连续5天

  以栏位为单位,而非以猪舍为单位,按照仔猪的体重来调整日粮

  给弱小仔猪提供取暖灯和/或塑料卧垫

  第一天里,每栏当中调低一个乳头饮水器,将它卡住,让它常流水,帮助仔猪找到饮水器。

  别指望优质断奶仔猪的头数会比产房母猪的出奶乳头的数目更多。要想产出更多的断奶仔猪数,就要在后备母猪的选留以及老母猪的淘汰方面多下功夫,确保繁殖母猪有更多更好的乳头。

责任编辑:胡文会  

猪病防治 猪病解析 传染病 呼吸道病 寄生虫病 繁殖疾病 兽药常识 消化道病 猪病大全
猪群保健 保健方略 疫苗免疫 添加剂进展 中兽药进展
锥嗡茄?/strong> 公猪饲养 空怀母猪 妊娠母猪 哺乳母猪 乳猪/仔猪 保育猪 育肥猪后备猪
遗传育种 品种图谱 引种指南 人工授精 品种介绍 遗传育种
猪病图谱 细菌病 病毒病 繁殖病 营养代谢病中毒病外科病内科病寄生虫病猪解剖学
我要投稿

头条推荐

进入社区

热门讨论

我要开店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