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频道

主页 > 技术 > 技术原创 > 专家教授 > 陈瑶生 > 山沟沟里走出来的科学家-陈瑶生

山沟沟里走出来的科学家-陈瑶生

作者:康大夫来源:未知时间:2009-11-26 16:45点击:

国家生长产业首席科学家 陈瑶生

 

  陈瑶生出生于湖南、广东、广西三省交界的湖南江华瑶族自治县,在他上大学之前从没有走出过这座偏远的山区小镇,也正是这美丽的瑶乡山水承载了他清贫却难忘的童年生活。陈瑶生一直都喜爱并善于学习的学生,得到老师的宠爱。1979年,陈瑶生考上了湖南农学院动物科学专业,成为该县为数极少考上本科的学生之一。从此,陈瑶生走出了那道山沟沟,也使他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专业课竟然考倒数第一

  当记者问及大学生活时,陈瑶生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读大学有点不靠谱。”怎么个不靠谱法?大学时代的陈瑶生是个非常随性的人,喜欢学的科目学得很好,几乎考满分,可不喜欢的科目就学得一塌糊涂。“我从小就最喜欢数学,中学阶段数学、物理都一直名列所在山区中学的前茅。记得大一那年我的高等数学考了全班第一,可我的动物解剖学却考了倒数第一。”对此,记者不解,现在的动物科学专家,当年的专业课竟然考倒数第一,这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原来,陈瑶生当年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是想读数学或物理专业的,但由于填了服从分配,于是就误打误撞读了动物科学专业,“有时会觉得自己的人生轨迹是冥冥中已经被安排的。”对动物研究毫无认识的他,若干年后竟成了我国知名的动物遗传育种专家。

  陈瑶生说自己读大学不靠谱还有一点就是不喜欢专业课和一些实验课,而喜欢文学,“那时很喜欢看文学著作,经常泡在图书馆看外国小说,几天就看完一本,应该没有哪几本小说是我没翻过的了。”陈瑶生当年还做过作家梦。也许正是这种“误会”,练就了他后来写作方面的技能,不论是专著、论文、还是科研项目材料,多数都是他在深思熟虑基础上一气呵成,的。

  然而,陈瑶生今生注定跟动物研究结缘的,“我之所以会走上动物研究这条路,是我读大三时,有两门专业分别是《家畜育种学》和《生物统计学》,这两门课都跟数学有很大的联系。因为,找到了兴趣和专业的结合点,所以我对专业的兴趣也渐渐浓厚起来了。”

  我被恩师‘宠’了15年

  陈瑶生说考研究生填报志愿的时候,东北农学院的数量遗传学研究方向深深吸引了他。1983年,他顺利的考上了东北农学院,师从在遗传学界相当有名气的盛志廉教授。从此陈瑶生在哈尔滨一呆就是15年,同时也被盛志廉教授“宠”了15年,也由一个“毛头小伙”成长为一名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指导教师。因为陈瑶生聪明、认真,做课题研究时很有创新意识,深得导师的喜爱,于是1986年硕士毕业后留校,1988年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同样在盛志廉教授的门下。

  “无论是读硕士还是博士,做课题的时候,盛教授都给我们很大自由发挥的空间,基本上是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遇到问题随时可以去找他,这很好的保护了我们在涉足科学研究初期萌发的创新思想。”

  陈瑶生说他跟盛志廉教授15年的师生情谊非常深厚,在众多的师兄弟当中是最“得宠”的,也是唯一一个跟导师合作出版专著的学生。当时盛志廉教授承担着繁重的研究工作,还要组织全国性的科技攻关项目研究,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科学出版社预约的《数量遗传学》专著的书稿,于是把撰写的提纲交给了博士毕业不久的陈瑶生。“我那时感觉到的压力很大,因为这是我国动物遗传界自数量遗传学鼻祖吴仲贤教授出版的《统计遗传学》以来,理论性和系统性强的一部新专著,怕自己写不好,不能很好地按时完成任务。”陈瑶生回忆说,当时足足闭关一个月,除了写书稿什么都不做,在一个月内,他把剩下的书稿完成了,还把整部书稿整理抄写了一遍。终于完成了科学出版社《现代遗传学丛书》交给的任务,这也是陈瑶生的第一部著作。

  [丑事]第一次授课,三节课内容一节课就讲完

  谈起教学经历,陈瑶生首先想到的是第一次上讲台的“出丑”,那还是在他硕士没毕业的时候,提起这段经历,他仍记忆犹新。当时盛志廉教授在校外开了培训班,他出去上课的时候喜欢把陈瑶生带在身边。有一次,盛志廉教授让陈瑶生讲一次课。盛教授讲课是一流的,能够把枯燥乏味的数量遗传学内容讲得通俗易懂,得到全国同行的认可,虽然他并不是每次都花很多时间准备,但总能把课讲得绘声绘色。当时陈瑶生想自己也不用备课了,反正想讲的内容自己都懂,在脑子里准备准备就行了。熟料,站上讲坛的陈瑶生头脑一片空白,并不能深入讲解问题,不到一节课时间就将原本该讲三节课的内容就讲完了。“最后还得导师收拾摊子。”陈瑶生笑称,这是人生的第一大丑事。他说,那次之后深刻体会到“理解跟表达是两回事,把自己会的知识传授给学生也是一种需要好好锻炼的技能。”

  [爱好]“我喜欢跟学生在一起”

  尽管陈瑶生曾经一度染上讲课恐惧症,但他从来是个喜欢征服困难的人。“我很喜欢跟学生在一起。”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陈瑶生提到他喜欢做老师的感觉。

  为什么陈瑶生后来又那么喜欢当老师呢?“当知识在自己的脑海中融会贯通之后,讲课自然就不会紧张了,我上课的时候更多的是跟学生交流,学生活跃的思维有助于我对问题的深入思考。后来我也逐渐喜欢上了教学,喜欢与学生在一块,与学生一起学习,一起解决困难。”

  陈瑶生喜欢让他的学生在实践中不断提高动手实践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和知识总结能力。“搞科研就是如何将书本所学的通过自己的思考,懂得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创造性地解决一些科学、生活、生产上的问题,而不是把自己局限在书本的狭窄圈子里。”

  [学生眼中的陈瑶生]

  博士生黄志宏说,陈老师在指导学生做课题时,总是先问学生感兴趣的是什么,然后再从学生的角度出发,帮忙考虑课题研究的可行性,而且只要学生自己肯努力,他都会创造条件帮他完成。他的硕士研究生李涛说,导师承担的科学项目很多,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都有涉及,一般做什么课题都是学生自己先想好,陈老师再给我们提意见和进行指导。学生通过提出课题和分析课题的可行性就已得到了提高,开发了思维。

  “不管你们选什么课题,都必须认真对待,有困难就找我”。学生有困难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陈瑶生,或打电话询问他。黄志宏深有感慨地说:“陈老师对学生的指导可谓是呕心沥血。无论平常有多忙,学生研究课题时,陈老师总会主动打电话或不定期地找学生询问课题研究进行的情况。”

  [默默耕耘]

  1998年,陈瑶生怀着感激和内疚的心情离开了学习、生活、工作15年之久的第二故乡哈尔滨,以重新建档的方式被引进到华南农业大学,直到2006年被中山大学“百人计划”引进到现在的岗位,负责筹建了中山大学现代农业生物技术研究院。谈起在华农长达8年的工作情况,我们了解到他从未以引进人才自居向学校提出任何要求,却带领该校动物遗传育种学科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成为国内该领域重要的研究团队。在“十五”期间,他所带领的研究小组是学校研究经费最充足的,辛勤的耕耘换来了所在学院的第一个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他不无感慨地谈到,现在他们这一代承担的压力很大,特别是他这种“早熟”的学者,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现在的科研评判机制又顾此失彼,这种情况下更加要求年轻学者能够沉得住气,不能盲目追赶“时髦”。必须十分清楚地认识到我们国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农业整体上还远远落后于发到的先进国家,国家有太多的需求需要我们去努力完成,这些对国家农业发展有重大意义的研究工作不是用论文或奖状能够反映的。作为我国猪育种重大专项的首席专家,看到今年猪的问题引起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陈瑶生即喜且忧,深感责任重大,更加深切地认识到他目前正在承担的国家生猪现代产业技术体系工作的深远意义,能够为我国由养猪大国变成养猪强国、我省成为国家种猪基地贡献自己的力量,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了。看到这些,我们也为他的设想所感染,祝愿他在中山大学提供的更加广泛的平台上,能够加快实现他的理想。

责任编辑:  

猪病防治 猪病解析 传染病 呼吸道病 寄生虫病 繁殖疾病 兽药常识 消化道病 猪病大全
猪群保健 保健方略 疫苗免疫 添加剂进展 中兽药进展
锥嗡茄?/strong> 公猪饲养 空怀母猪 妊娠母猪 哺乳母猪 乳猪/仔猪 保育猪 育肥猪后备猪
遗传育种 品种图谱 引种指南 人工授精 品种介绍 遗传育种
猪病图谱 细菌病 病毒病 繁殖病 营养代谢病中毒病外科病内科病寄生虫病猪解剖学

延伸阅读

我要投稿

头条推荐

进入社区

热门讨论

我要开店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