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频道

主页 > 技术 > 猪病防治 > 呼吸道病 > 对猪呼吸道病综合征(PRDC)若干问题的再认识

对猪呼吸道病综合征(PRDC)若干问题的再认识

作者:张家峥来源:猪世界网时间:2008-10-29 10:58点击:

 近几年,猪呼吸道病综合征(PRDC)已成为猪病" href="http://kdf.zhue.com.cn/" target="_blank">猪病中最为突出的疾病,它呈全国性发病,防治困难,反复发生且很难清除。在许多地区(或场)发病率达30%~70%,致死率达10%~50%,它除直接造成死亡外,还明显增加了淘汰率,以及因饲料利用率减少(5%~25%)、增重速度缓慢、推迟上市(10~30天)等,致使养猪" href="http://cj.zhue.com.cn/jinrijujiao/" target="_blank">养猪生产成本大为增加。当前有关PRDC的报道和刊出文献日增,且相关的学术会议或猪病讲座也往往以该病为中心进行研讨,尽管如此,但在许多地方该病的发生和危害并未得到有效控制,甚或有危害加重的趋势。现根据我们近几年所接受和处理此病的实践,对该病有了一些新的及进一步的认识,今提出与同行共同讨论。

  一、猪呼吸道病综合征(PRDC)的提出和命名
  近些年,在世界多地发生一种新型的猪呼吸道疾病,根据病因,它曾被称为“多因子猪呼吸道病”、“复合病因猪呼吸道病”、“猪呼吸道病复合感染”等。1998年在英国曼彻斯特召开的第十五届国际猪病会议(IPVS)上,提出了猪呼吸道病综合征(Porcine respiratory disease complex;PRDC)的概念,这一概念在世界范围内被接受。由于本病在18~20周龄的猪发展到严重程度,所以又称它为“呼吸道病18周龄墙”。但是,近几年,在我国PRDC的发病日龄和危害不呈现“18周龄墙”的特点,它多以断奶后的保育猪和生长育肥早期的猪为主要发病群,它的流行病学、临诊症状、剖检病变等有了许多新的特点,这涉及到了病原、发病机制等若干问题,所以应从新认识,调整对此病的预防控制和治疗的策略。我们还发现,当前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及断奶后仔猪衰弱综合征(PMWS),在哺乳仔猪和断奶后猪的感染和发病中都甚为常见,它们虽也具有呼吸道病的某些症状及病变,且又是PRDC的主要致病因子之一,但应结合流行病学等方面的特点,不应将其与PRDC混为一谈。

  二、从病、死猪的呼吸道病变看PRDC的染病率
  近几年,我们在动物医院及不同规模和不同类型的猪场" href="http://js.zhue.com.cn/yangzhujishu/zhudehuanjing/200808/26-42385.html" target="_blank">猪场,对各日龄段和不同用途的病死猪或病重猪进行剖检,总数达千头以上,它们绝大多数具有呼吸器官的病变,尤其是肺部有明显病变者最为突出;呼吸道完全没有病变者不足1%~2%,且大多是偶发个例,如肝、脾破裂,胃穿孔等而致死。所剖检的病、死猪中,断奶后的育成猪及育肥前期猪占剖检总数的90%以上,所谓的“18周龄墙”即126日龄类型的猪并不是高发病猪群。我们还对屠宰厂宰杀后的商品猪(150~200日龄)的肺部病变进行了调查,它除了常见在屠宰过程产生的由于麻电引起的肺部出血斑以及呛水肺、呛血肺之外,最为多见支气管肺炎及较为典型的猪支原体肺炎病变;在肺叶的特定部位有典型的“胰样变”。还有少数的大叶性肺炎及肺纤维化病变,以及“迷彩服”样的混合性肺炎。上述这些具有病理意义的肺部病变可占据屠宰猪的70%以上。从病变范围和性质等可以推断出,大多数病变产生过程较慢,对猪似乎没有产生很大影响,它的生前临床症状可能也不明显;但对其料肉比及是否延长了出栏时间则无法考查。偶而还有局限性纤维素性肺炎——胸膜炎、肺脓肿等病变,此类病变会使部分胴体和脏器废弃。

  三、PRDC的主要剖检病变
  PRDC的病变主要见于呼吸道器官,而且以肺部病变最为突出,但它的类型和严重程度不同,而且基本上都是混合型病变。间质性肺水肿最为常见:肺间质呈不同程度的增宽;全肺和大部分呈花斑样外观,间质为水肿液所充盈扩张,水肿液不仅存在于肺间质,并进入肺泡内,常与空气混合,成为有小泡沫状液体,有的渗入胸腔,使积存有数量不等的透明液体。其次是大叶性肺炎、小叶性肺炎,以及散布于肺叶多处的斑驳样出血斑或出血点,有的全肺外观呈“迷彩服样”。还常见肺的体积增大,或体积正常甚至缩小,但均不塌陷,弹性降低,重量增加,呈灰黄色以至呈“熟肉色”,肺脏纤维化以至成“橡皮肺”。还有的在肺叶中发生大小不一的局限灶硬结,但大多数硬结不突出于肺膜表面,用手很容易触知。硬结多是由纤维化组织、结缔组织增生形成,也有的是局限性肉芽肿或脓灶。在少数肺部病变较轻的病例,肺尖叶、心叶及膈叶的小部分地区出现对称性灰红、灰黄色肉质变,但在肺部病变较重时,则此种较轻的病变被其它严重病变所掩盖而致不明显。肺断面可见支气管、细支气管及肺泡中有多量泡沫的粘性液体,有时为血性或脓性。约有10%的剖检病例胸膜腔具有病变,如肺浆膜与胸膜发生粘连,胸腔内积有浆液性或脓性液体,还可见称为“绒毛心”的纤维素性心包炎。在急性死亡的猪中,可见到胸腔积有大量血水,肺呈暗紫红色,体积膨大,肺间质高度增宽,肺脏重的象浸透水的海绵,里面满是带血的液体,小气管被含泡沫性液体阻塞。喉部及大气管粘膜常有充血、肿胀,有的大气管中积存多量泡沫性液体。肺门及纵膈淋巴结肿大、出血、瘀血。在尸检病例中,较多的存在全身淋巴结肿大现象,并以腹股沟淋巴结肿大最为显著,可增大2~10倍,其次为肠系膜淋巴结,它们的断面外翻,硬度增加,呈白色或黄白色,髓样增生,少数病例有散在或大量出血,有的呈现边缘性出血。
  在病、死猪的皮肤,多呈暗红或紫灰色,极少数皮肤苍白。在耳部、四肢下端、腹部及大腿后侧等处,皮肤发绀瘀血或出血,呈现大小不一的紫红、紫黑色斑块。眼睑常有水肿、色暗,呈现“黑眼圈”,分泌物增多。有的鼻孔流出带泡沫的液体。上述的这些症状或病变虽然极为常见,但它们并不是PRDC所特有,往往是当前发生的许多猪病所共有的病变。

  四、病理组织学检查证实了PRDC的复杂性
  在病、死猪的大体剖检中,肉眼观察肝、脾、肾等脏器,往往没有严重或明显病变,但我们取8头猪的脏器做病理切片,H、E染色后镜下观察,均可见有严重程度不同的病变,主要病变是,肝:肝细胞颗粒变性,局灶性肝细胞呈水泡变性和核溶解、消失。肝窦内有形态不规则的红细胞和红细胞碎块和淋巴细胞,窦壁细胞脱落。叶间静脉内有微血栓形成。小叶间质中有以单核细胞、中性细胞形成的小结。肾:肾小管上皮细胞颗粒变性、水泡样变性,间质内瘀血、出血,有微血栓形成,髓质部局灶性出血。脾:红髓瘀血,有大量含铁血红素颗粒。白髓萎缩,所剩无几。淋巴结:部分淋巴结细胞坏死,、核破碎,呈深染团块,生发中心不明显。从上述病变可初步看出,PRDC不是单纯的呼吸系统疾病,它同时伴有全身性多脏器的严重损害,以至不可逆的病理变化,这就对PRDC具有很高的病死率及难以治愈的原因给予了诠释,同时也进一步证实PRDC具有多个致病因子及其发病机制的复杂性。

  五、PRDC的临床症状差异很大,注意区分病型
  许多有关PRDC的报道显示,体温升高、咳嗽和呼吸困难是本病的主要临床症状,但从近几年临床病例观察,许多病例不显示体温升高,而且咳嗽和呼吸困难等症状也不明显,或仅有不引人注意的浅表性呼吸增快或偶而咳嗽,但常有喷鼻、“鼻子不透气”、以至“流鼻血”等症状。对这些猪进行剖检时,绝大多数肺部有严重以至极为严重的炎症、纤维化、硬化等病变,确诊它为PRDC是无可怀疑的,认为这属于PRDC的慢性型和隐性型,这种病型的病例远远多于急性型,这说明不少地方已成为PRDC的老疫区,并在逐渐扩大。当前急性型的PRDC常呈爆发形式,多见于新疫区的猪群,可找出明显的激发因素或饲养管理失误因素,它发病初期具有明显的体温升高、咳嗽、发喘以及精神沉郁,采食废绝,或有腹泻、便秘现象。急性型的PRDC在病早期的皮肤常有弥漫性发红或伴有灰色瘀血、出血小斑点。部分慢性或隐性患猪皮肤呈暗红或浅灰色,被毛粗糙逆立,毛孔渗出浅红色液体并干涸结成棕黑色痂皮,附着于毛孔处。也见有极个别猪皮肤呈现苍白贫血现象。相当数量的病猪于病的中、后期,在耳部、腹部、四肢末端、大腿后侧出现紫红、紫黑色出血斑。部分急性型病猪因治疗失误,如大剂量使用退烧药、抗病毒药和糖皮质激素等,而致体温降至常温或其以下,从而掩盖了热性病的症状,少数因药物的毒副作用发生贫血、黄疸。在PRDC的临诊中,应特别注意体温不高,呼吸道症状不明显的病猪群,容易发生漏诊或误诊。应对此类病、死猪做剖检诊断,即可迅速得出确切诊断并分清病型,有助于及早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近几年在某些猪群,还发现长势良好的猪,突发高度呼吸困难的同时,伴有瘫痪不能站立的情况,致死率达70%以上的情况,个别猪还有神经症状,对此类猪做剖检可确认属PRDC,但其发生瘫痪的机理有待研究,初步考虑可能与某些病原体的毒素有关。

  六、患PRDC发生猝死的原因何在
  有些养猪者常反映,“未见猪有任何症状”而发生突然死亡,也有的是晚上饲喂时“正常”,第二天清晨发现巳死在圈舍内,上述这种情况以25~50kg的猪占比例较多,畜主往往怀疑为急性中毒致死。经我们剖检证实,它的死亡原因可以确切认定是因患PRDC而致。此种死亡多发生于两种情况,一种是肺部感染的急性发作,支气管、细支气管和肺泡中被分泌物充满而致缺氧引起急性死亡,死亡猪常在鼻孔流出泡沫性分泌物,有时带有血液,这种情况多见于新发病区(群),往往是将要爆发PRDC的信号。另种情况是发生于隐性或慢性型猪群,而且大多是由急性型转化而来,剖检可见肺间质、肺泡中有较粘稠的液体存在,以及肺体积增大,重量增加,或呈纤维化、硬化形成的“橡皮肺”,常在应激因素作用下使病情加剧而突然死亡。间质性肺水肿和弥漫性肺间质的纤维化发展过程较慢,生前症状多不明显,常常有潜在性发生的特点,生前症状往往被忽略。上述两种猝死原因虽均主要由于窒息,但在急性发病时还应考虑感染而致中毒性休克的因素,两种上述情况还都存在有心力衰竭而致加剧了猝死的发生机率,心衰与肺间质水肿的发生和危害互成因果,是加剧病情和加速死亡的又一原因。

  七、是哪些病因导致了PRDC的严重发生
  PRDC是由多种传染性因子和非传染因子引发的一种综合征,但在不同的年代,不同地区、不同猪场,它们不会同时全部产生致病作用,而且它的主要致病因子往往也会有较大的差异,但是,PRDC必须是由多种因子共同发生致病作用的,否则病名难以确立。据近年研究资料,最主要的所谓“主导”或“钥匙”微生物因子有猪肺炎霉形体(M.Hyo)、猪繁殖和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猪圆环病毒2型(PCV-2)、猪伪狂犬病病毒(PRV)等外,还有众多的继发性或条件性病原微生物,如猪流感病毒(SIV)、呼吸道冠状病毒(PRCV)、副猪嗜血杆菌(HPS)、胸膜性肺炎(APP)、猪链球菌(S.S)、多杀性巴氏杆菌(P.m)、萎缩性鼻炎(AR)等,以及猪蛔虫、猪肺丝虫等致病因子;它们的“元凶”或“继发”地位,在某些情况下往往会发生置换。但是,近两年,导致PRDC发生的病原微生物中,PRRSV、PRV、HPS等的致病作用的位置明显上升。发生PRDC的场、群,有时常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是什么病毒、什么细菌引起的发病上找致病原因,但在现实中,往往忽略了非微生物因素的致病作用,可能本次引发的PRDC,主要是由于缺乏保温条件(尤其是保育舍)、通风不良、空气污浊和煤炉排出的有害气体和烟尘而主导了本次的发病,也或是免疫抑制因素(包括饲料的霉菌毒素)主导了发病,所以在查找病因时,必须根据现场及各方面相关素材进行认真分析,不可主观臆断,尽可能的找出主导和主要的致病因子。

  八、实验室诊断与PRDC的确诊
  实验室诊断是帮助阐明PRDC某些致病因子的重要手段,它是确定某些病原体和病原体感染状况的客观依据,但是各种实验室诊断方法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必须清楚认识和正确对待,它们常存在如下一些问题。
  1.关于血清学诊断
  被检血清出现阳性可发生于人工免疫接种或野毒自然感染两种情况,当前猪群遭受病原体感染不发生死亡,但产生抗体的情况普遍存在,如在猪群检出PRRS、PCV-2、PR、M.Hyo、AR、APP等抗体的情况极为常见,这些抗体的出现,除了使用标志性疫苗外,很难区分是自然感染或是人工免疫所形成,如仅根据检出的抗体情况就认定是现在发生的PRDC的病原体的诊断是错误的,因为这些抗体的产生应是在数周之前发生感染而形成的,它往往并不是造成现在的PRDC发生和流行的原因。有的查出什么抗体就认为猪群现在发生的是什么病,并对全群进行紧急免疫接种的做法往往是徒劳无效,甚至加剧病情。要明确某种病原体在本次发病中的致病作用,应使用“双份血清法”,即在第一次检测血清后的3~4周,再次检测同一头猪的血清,如第二次血清上升2~4个滴度,才可以确立它在感染发病中的地位。进行血清抗体的监测,可了解疫病的感染状况和免疫应答情况,它为指导猪群的免疫接种及疫病感染状况提供重要依据。
  2.关于病原诊断
  病原学诊断具有很重要的价值,但常存在以下问题。
  (1)病毒性病原的分离鉴定耗时长、费用高,一般难以对现时发生的PRDC短时得出结果。
  (2)一些分子生物学诊断方法,如PCR技术等,由于可检出的病原体种类较少等诸多原因,目前普遍用于生产实践尚有较大的距离。
  (3)许多因素影响细菌分离。采自曾经用多种抗菌药物治疗过的病死猪的病料,病原菌往往已被杀灭或抑制,分离结果常为阴性,或分离出的是无关的非病原菌,同时,采样及对样本保存条件都可致细菌分离呈阴性结果。
  (4)目前许多细菌成为猪的常在菌,如50%~100%健康猪可分离到链球菌或多杀性巴氏杆菌等,但它们并不产生相应的明显致病作用。
  (5)PRDC是混合感染而发生的,仅细菌方面就可分离出若干种,如哈兽研等单位,曾对猪呼吸道病的细菌性病原进行了分离鉴定,结果从肺脏和鼻腔分离到7种细菌,由于条件所限,个别分离物不能鉴定到种的水平,更重要的是对所分离到的细菌没能做出它确切致病性的鉴别,所以对PRDC混合感染的病原体哪种菌为主,哪种菌为次,难以认定,同时还有许多种病毒的参与,要分清主次更是难上加难。
  (6)在PRDC的发病中,往往在感染一种病原体时可不表现发病,但在同时或相继感染另一种或数种病原体时,则可引起发病甚至强烈发病,查明各病原体在致病中的地位和作用,是极其复杂和困难的。

  九、病理解剖在诊断PRDC中极有价值
  PRDC必定有以肺脏为主的明显病理变化,肺脏病理学变化的性质和严重程度是确立PRDC的直接而有力的证据。病理剖检具有直观、迅速、简单和准确的特点,它可探究病因、阐明发病机制、疫病经过和结局,尤其对发现或诊断猪群中存在有慢性型或隐性型PRDC,释疑因PRDC所造成的猝死等有重要价值,是其它诊断方法难以代替的,在必要时还可做病理组织切片检查,以进一步了解疾病性质和严重程度。病理学检查一般不会象许多实验室诊断那样得出阴性结果,它对于解释疾病发展过程或发生原因常可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和解释。但是,病理学诊断的特异性不强,往往不能准确的提供致病因子;有些病变是许多疾病所共有,而且有时某些明显的病变与器官的功能作用或直接致死的原因并不完全一致,甚或矛盾,所以病理学检查必须与临床症状、血清学或病原学诊断相结合,相互联系和印证,综合判定,以正确使用和充分发挥病理学检查在PRDC诊断中的价值和作用。

  十、重视非传染因素在发生PRDC方面占据重要位置
  某些地方,习惯于在猪的PRDC发病时,集中精力在病原微生物的致病方面找原因,但是PRDC是多种致病因子混合、互相协同和互相促进而引发的一种综合征,其中许多非传染因素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成为最根本和最危险的致病因素,这也是许多中、小型猪场的PRDC的危害远远高于大型猪场的原因之一,所以要减轻PRDC的危害,应首先重视和解决非传染因素,应从优化养殖模式,改善养殖环境和设备等基础建设方面着眼,做好舍内外卫生,把保温和通风放于同样重要的位置,合理的饲养密度,全价的饲料营养成分,杜绝使用含有霉菌毒素的饲料,尽量避免或减少各种应激因素等,是减少PRDC发生的基础保障。

  十一、正确认识和使用免疫防治技术
  用免疫技术防治因病原体造成的疫病是有效措施之一,但是近些年,由于猪传染性疫病的种类急剧增加,用疫苗进行免疫的种类越来越多,而且往往一种疫苗须进行几次免疫接种,在一头猪,尤其是种母猪一生中要做几十次免疫接种,由此造成的免疫费用、免疫干扰、免疫抑制、免疫应激越来越严重,且免疫效果越来越差。不禁要问,养猪生产上需要这么多次免疫接种吗?它们真正取得了哪些确实的抗病效力?除了用商品疫苗外还应重视其它取得免疫效果的方法,停止可免可不免的免疫注射。如我们在一些规模化猪场停止猪肺疫、猪丹毒、猪副伤寒这三种病的免疫接种已一、二十年之久,这些场并没有发生所谓的“四大猪病”之中的这三种疾病,不妨反思一下我们对免疫接种的认识。
  1.应用商品疫苗
  必须应用优质疫苗,即使是对已获得批准生产文号的产品,也要认真从免疫效果检验它的可靠性;还要考虑使用技术等因素。一般来说,对猪瘟必须免疫,大部分场应做伪狂犬病免疫,对萎缩性鼻炎、传染性胸膜炎、猪喘气病、副猪嗜血杆菌病等的免疫要因地制宜,核算疫苗成本与收益,注意不同厂家的疫苗免疫效果可有很大差别。对目前免疫效果争议颇多的疫苗如PRRS疫苗,更应客观细致的观测其确切效果。
  2.应用自家疫苗
  对目前尚无商品苗,但在某些场、群危害较重的疫病,如被称为PRDC主导病原之一的PCV-2感染,或某些病原体血清型与商品疫苗有差异时,如猪链球菌病等,可用病死猪的某些脏器组织或分离株进行培养,制成灭活苗使用,有的猪场使用自家苗取得了明显效果。采得良好的病料或病原体是应用自家苗成功的关键技术,但此类疫苗存在有散毒等负面作用。
  3.应用免疫血清  
  血清是在PRDC防治中值得重视的一种药物。血清最好采自本场发生PRDC的耐过猪或已分娩数胎的健康淘汰母猪。以预防为目的时,于仔猪断奶和从保育舍转出时,各注射1次,剂量为10~20ml。在PRDC发病时应提高注射剂量和增加次数,本方法对防治PRDC显示了良好效果。
  4.应用“感染物质”
  用本场感染猪的粪便或病死猪有相应病变的组织脏器,饲喂配种前的母猪,尤其是后备母猪,但本法有散菌(毒)的危险性,要选好应用时机,并配合隔离、消毒和用药物等加以控制。
  5.风土驯化
  对新引进的种猪,隔离观察1~2个月确定无疫病后,混入1~2头本场的淘汰种猪,使其对本场微生物群适应,以增加本身及其后代产生相应的抗病能力。

  十二、要科学对待PRDC的药物控制
        用药物防治PRDC,往往是被推荐的重要措施之一,但近年来在实践中发现,药物的防治效果常不尽人意,甚至说效果越来越差,认为这方面存在有以下问题。
  1.对药物防治的作用期望过高
  用于防治PRDC的药物基本上是抗生素和抗菌药物,这些药物对杀灭或抑制细菌性病原体有一定作用,但对病毒性病原体基本没有作用;而在引起PRDC发病中,病毒性病原所占据地位更为重要。再者,PRDC的多种致病因子可对多系统、多器官造成广泛性损害,这些损害往往是不可逆的,即使是在病原体已被消灭,药物对其所造成的病理和生理损害也无能为力。还有现今许多药物由于长期、大量应用,所引起猪的免疫抑制和抗病力下降等问题也要有充分认识。
  2.细菌耐药性和多重耐药的急剧增加
  由于大剂量、长期滥用抗生素和抗菌药物,致使细菌的耐药性急剧增加,如有文献报道,大肠杆菌对盐酸环丙沙星的耐药性在3年时间内从10%上升到100%,药物有效率从100%下降到33.3%。又如土霉素碱粉是前些年预防呼吸道病常用的药物,一般每吨饲料加入400g,而近年来在生产中发现,需加入3000g以上才有作用。而且许多细菌表现多重耐药的现象甚为常见,在世界各地,已陆续发现对现今的所有抗菌药物全部耐药的细菌性病原体,被称为“超级细菌”,耐药性的急剧增加,对防控传染性疫病构成了新的难题。
  3.药物预防远远胜于治疗
  适当的时机用敏感的药物预防,不仅费用低而且效果好,药物预防除选恰当的药物外,必须达到有效的剂量和足够的疗程(7d、10d或15d)。
  4.针对不同病原体选用敏感药物
  参与PRDC发病的细菌性病原体对化学药物的敏感性有很大差异,应认真筛选。再者同一种细菌由于发生的地区或年代不同,其耐药性可以完全不同。如近年研究证实,在不同地区或不同年代采集的猪致病性链球菌,有的对青霉菌素严重耐药,而有的则具有高度敏感性。针对不同病原体选择药物是一项关键技术,如枝原净常被认为是防治PRDC的首选药物,但它主要对支原体及革兰氏阳性球菌有良好的抑菌作用,而对革兰氏阴性菌如嗜血杆菌、大肠杆菌等的活性很弱,所以与金霉素配伍用于对付M.Hyo的感染效果较好。对某些细菌感染如APP、AR、SS等病,优先使用磺胺二甲嘧啶SM2+北里霉素,或用金霉素+泰乐菌素等效果较好。近几年对有关PRDC的致病菌活性较好的药物,还有替米考星、氟苯尼考、阿莫西林、环丙沙星、氧氟沙星、丁胺卡那等,可根据实际情况组方或配合使用。
  5.严格的全进全出制度,应从繁殖猪群着手
  健康的繁殖猪群和后备猪群是减少PRDC发病的基础,而且不要疏漏种公猪群,以减少或切断垂直感染和水平传播的机会。
  6.做好围产期的卫生管理
  孕猪于产前两周驱除体内外寄生虫,阻断猪蛔虫的垂直传播,是减少哺乳仔猪发生蛔虫性肺炎,达到减少PRDC发病因子的目的。孕猪进入产房前清洗全身,并做乳房区消毒。哺乳仔猪可考虑用长效抗菌药物做“保健性注射”用药。发生PRDC严重的场、群,用本场源血清防治等,往往可有良好效果。
  7.不可过分依赖于药物治疗
  对感染PRDC严重或经治疗数日无效的病猪,应及早放弃治疗;过分迷恋或对药物疗效的期望过高,往往不仅会使你失望,而又白白耗费了药物和时间。
  8.重视带猪空气消毒的作用
  在养猪的环境尤其是猪舍内,不仅猪体和设备、地面、环境等处可存在有大量病原微生物,同时在空气中也存在有大量含微生物的气溶胶;它是一种经常悬浮于空气中含有微生物的胶体微粒,研究证实,对于PRDC这种具有呼吸系统开放特点的疾病,往往只需吸入少量病原体就可引起气源性感染。据报道,对发生PRDC或“猪高热征”的猪场的空气中细菌数量进行监测,发现这些猪场高浓度的空气排菌量,与其发病以及严重程度有明显相关性,初步推断,这些大量的细菌可能是猪呼吸道排毒的结果,因此对猪舍空气中存在有大量微生物气溶胶的现实绝不容忽视。据对一些未发病猪场育肥舍中的空气进行监测,根据通气量计算细菌含量,也高达2.1×105个/m3空气。带猪药物喷雾消毒的方法,除减少空气中悬浮的微生物数量外,而且可显著减少空气中的尘埃、粉尘及烟雾颗粒等诱发PRDC的致病因子。带猪喷雾消毒除选用恰当的消毒药物及配制成合适的浓度外,还应注意保持喷雾器要有较大的压力,使喷出的药物形成细的雾粒;雾粒可在空中飘浮一段时间而缓缓下落,起到所谓“立体喷雾消毒”的作用。
  9.慎用抗病毒药及退烧药物
  由于PRDC是由数种病毒性病原体参与的一种热性传染病,所以在对这种病猪用药物治疗效果不佳时,往往寄希望于抗病毒的化学药物。但是,现有的抗病毒类化学药物对病毒病并没有确切的治疗效果;有确切疗效的抗病毒药物的研制,尚属于全世界未攻克的难题。大量或长期应用现今的化学性抗病毒药,往往造成严重的毒副作用,导致病情加重和死亡。如近两年有些地方发生使用病毒唑引起猪的体温下降、黄疸、血尿、贫血以至死亡的中毒事件,它还易引起孕猪的流产,据调查,病毒唑用量达0.2g/kg饲料时即产生毒副作用。PRDC急性发病时,表现高热稽留症状,有的大量、长期使用解热退烧药,在患猪病初体质尚好时,退烧后精神、食欲有一定好转,常误认为是药物治疗有效,但这仅起到对症治疗作用,治标不治本,实际上病情继续发展。大量、长期使用退烧药,往往造成体温降至正常温度之下,病猪常以死亡而告终。建议体温在40℃以下时不必使用退烧药。
  10.慎用激素药及复合制剂
  猪常用的激素类药以地塞米松最为常用,因它具有抗炎、抗毒、抗休克的作用,所以在病初期应用常使临床症状迅速减轻,有的就做为“万能药”大量、长期使用,同样带来治标不治本、一时掩盖症状的作用,所以一定要正确使用。还有的许多药物是复合制剂,是将激素药、抗菌、抗病毒药,以及退烧药混在一起制成复合制剂,这种药物不会适用于病猪的各个阶段,更不能长期应用。

十三、PRDC的防制是一项综合性系统工程
  PRDC属于当前猪病三大综合征(另两个分别是猪繁殖障碍综合征和猪腹泻综合征)中最为突出的一种,造成发病原因是由传染性及非传染性引起的观点已得到充分证实和达成共识,所以对PRDC的防制应是综合性的,不可能靠某一招一式就取得效果,更不可能立竿见影。对PRDC的发生和存在应有正确而充分的认识,因它是由于卫生环境的日益恶化及认识上的不足,招致形成病情逐年加重越演越烈的局面,所以,一定要理清思路,提高对健康养殖的认识,改善养殖环境,优化养殖模式和设备,力求给猪一个可以健康生存和成长的空间,依靠科学技术,制定切合实际的最佳防治方案,坚持不懈的认真落实,才能达到对PRDC有效地控制。

责任编辑:  

猪病防治 猪病解析 传染病 呼吸道病 寄生虫病 繁殖疾病 兽药常识 消化道病 猪病大全
猪群保健 保健方略 疫苗免疫 添加剂进展 中兽药进展
锥嗡茄?/strong> 公猪饲养 空怀母猪 妊娠母猪 哺乳母猪 乳猪/仔猪 保育猪 育肥猪后备猪
遗传育种 品种图谱 引种指南 人工授精 品种介绍 遗传育种
猪病图谱 细菌病 病毒病 繁殖病 营养代谢病中毒病外科病内科病寄生虫病猪解剖学
进入社区

热门讨论

我要开店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