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频道

主页 > 技术 > 饲养管理 > 饲料营养 > 向生长猪饲料中的“高铜”说“不”

向生长猪饲料中的“高铜”说“不”

作者:来源:时间:2008-06-10 15:02点击:

:“高铜”对生长肥育猪的作用效果一直存在争议,由于使用后能使猪粪便颜色变成深黑,常以此作为饲料买点应和用户不科学的粪黑要求,致使“高铜”在猪饲料中的使用相当普遍。由此带来的环境污染与肉品安全隐患等负面影响也日趋严重。近期饲料级铜源暴涨使我们不得不再次深思现状,我们是否真的有必要在生长肥育猪饲料中添加昂贵且无经济效果的“高铜”?本文以“高铜”由来、作用效果、环保、肉品安全、节约资源等角度进行了分析,并鲜明提出:向“高铜”说“不”。

关键词 :高铜、生长肥育猪、肉品安全、环境保护、节约资源

1 、铜源涨价风波的反思

1.1 2006 年 5 月上中旬,仅仅三周时间,国内饲料级硫酸铜异乎寻常地猛涨了一倍。这意味着普遍添加高铜(以配合饲料中添加 200mg/kg 计,下同)的猪用配合饲料每吨的成本上涨 7 元以上;猪用浓缩饲料每吨上涨 35 元以上; 4% 猪用预混料每吨上涨 175 元以上(直至 7 月初,其涨幅仍在七成以上)。这无疑给处在当期亏损征途中艰难跋涉的养猪业和处于市场低潮中苦渡觅机的饲料业雪上加霜。

1.2 饲料级铜源的涨价源于国内外市场上电解铜的价格暴涨。虽然电解铜的主要用途是工业与民用制品,然而,国内猪用饲料因广泛添加“高铜”折合成纯电解铜的年需求量已超过 1.87 万 t 以上( 2005 年我国猪用配合饲料约为 2930 万 t ,浓缩饲料 1030 万 t ,预混料 190 万 t ,按七成添加高铜计),这同样也是拉动电解铜上涨的市场因子之一。现在需要反思的问题是,我们每年是否一定要为因使用“高铜”而额外增加的 74800 多吨饲料级硫酸铜买单?每年超过 8 亿元的“高铜”成本转移到养猪业中是否为我们带来新的价值?我们还能为因使用“高铜”而导致每年成千上万吨铜污染付出多长时间的环保代价?这应该是摆在业界同仁面前无法回避且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

2 、普遍使用“高铜”的原因浅析

2.1 人们热衷在猪饲料中使用“高铜”,并进行长期的作用机理研究,源于 1945 年一位叫 Braude 的英国学者的新发现,他通过试验证明,在仔猪阶段配合饲料中添加 200 ~ 250mg/kg 的铜(以硫酸铜作为铜源),可起到促生长的作用。历经数十年,人们一直未停止这方面的探索,且多数试验能重复 Braude 的结果。多数学者认为这种促生长作用可能是“高铜”有类似抗生素促生长的功能,可能使肠壁变薄从而提高营养物质吸收效率,也发现与抗生素共用具有相加效应。于是,二十多年来扑面而来的众多正面效果文献报道致使配方师们在仔猪阶段( 6 - 20kg )广泛使用“高铜”,并将此作为促生长抗腹泻的常规手段。八十年代

中后期,一些人士开始在生长肥育猪(以下简称生长猪)前期阶段( 20 - 60kg ,甚至在 60kg 以后的阶段)进行“高铜”饲养试验,结果有正面效果的报道( Frobish 等, 1978 ; Roots 等, 1986 ),也有负面效果的报道( Dovel 等, 1993 ;周文卿, 1994 )。但有一种声音是相同的,那就是“高铜”可很快使生猪粪色变成深黑色,这主要是因为铜离子在肠道中的化学作用形成氧化铜、硫化铜所致。不知从何时何处开始,一些养猪户受到不科学宣传误导,认为粪便变黑是饲料消化率提高的表现。这种缺乏科学依据将粪色与消化率挂钩的看法不胫而走,并迅速遍及国内绝大多数养猪户,尤其是中小规模猪场和散养户。与此同时,相当数量饲料生产商极大地顺从了用户这种不正常需求,因为满足这种视觉需求实在太容易了。

2.2 笔者以为,国内外众多“高铜”促生长的正面效果报道与饲料生产商一味满足用户不科学的粪色要求是导致目前猪饲料中广泛使用“高铜”的两个最主要因子。而政府没有限制“高铜”使用的强制性法规,则默许了这种普遍使用的现状。我们无法去追究是谁最先误导了用户,但是,我们需要理性地反思这么多年来普遍使用“高铜”所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需要负起社会责任,更多地面对极具挑战性的未来。

3 、“高铜”对生长猪的作用效果试验

3.1 大多数试验都能证实“高铜”改善仔猪生长性能,提高饲料利用率,但对生长猪的作用一直存在不同的报道,大多数报道证明无正面作用。欧盟动物营养科学委员会( SCAN )的最新研究表明,补充“高铜”不会促进 25kg 以上的猪多增重。国外学者 Thacker ( 1991 )、 Dove1 ( 1993 )等,国内学者周文卿 (1994) 、周桂莲 (1996) 等也相继发表论文证明“高铜”对生长猪的作用十分有限,有些试验显示有负作用。中国农业大学杨胜教授和中国农科院畜牧所戎易院士等我国老一辈动物营养专家曾多次撰文疾呼,“高铜”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作用不容轻视。凡此,不胜列举。

目前,这样一个事实是比较肯定的。那就是专家对“高铜”的正面效果确认主要是在仔猪阶段的应用上,而对生长猪的正面效果多数不支持。

3.2 笔者从事养猪实践多年,对于 20kg 以上的生长猪一直不使用“高铜”,饲料中铜的添加量为 20mg/kg ,生长猪的生长性能长期呈现出理想的成绩。为了进一步验证“高铜”对生长猪的作用效果,笔者于 2006 年 5 月 12 日至 6 月 9 日,在荆州明鹰生态养猪场进行了不同梯度“铜”添加量的单因子比较试验。共分三组,一组为“高铜”组,饲粮中铜添加量为 200mg/kg ;另两组为普通组,饲粮中铜添加量分别为 50mg/kg 与 20mg/kg 。每组试验猪均为 24 头,每组三个重复,每个重复 8 头。品种、胎次、初始重、饲养管理方式与环境等基本一致;基础饲粮一致;以五水硫酸铜为同一“铜”源;“高铜”组微量元素铁、锌添加量作适当提高。

3.3 经 28 天的试验结果显示,对于初始重 25kg 左右的生长猪,不同“铜”添加量的三个供试组,其组间生产性能均无统计学差异。 200mg/kg 组、 50 mg/kg 组、 20mg/kg 组日均增重依次为 717g 、 736g 、 723g ;料重比依次为 2.33 : 1 、 2.25 : 1 、 2.29 : 1 。本试验又一次证实,“高铜”在生长猪阶段没有显示出促生长效果,反而其生长速度与饲料利用率有下降趋势,且增重耗料成本高于两个“普铜”组,分别上升 3.88 %( 50mg/kg )和 2.25 %( 20mg/kg )。增重成本上升主要是额外添加相对昂贵的高剂量铜且料重比稍高所致。本试验说明了在生长猪饲料中,添加“高铜”得不偿失,其唯一明显的区别在于“高铜”组粪便为深黑色,两个“普铜”组为褐黄色。两组粪形基本一致,但“高铜”组粘度增加。

4 、“高铜”的负面影响面面观

4.1 众多试验证明对于生长猪而言,添加“高铜”难以改善其生长性能,甚至有负作用。 其增加的成本投入没有效益回报。我们得到的唯一“回报”可能只是毫无经济意义的粪色改变。

4.2 “高铜”可能导致生长猪的胃部病变,如胃溃疡、胃穿孔,甚至致死(陈学风等, 2006 )。

4.3 “高铜”可导致猪的铜在肝脏中贮积,使其消化功能与免疫力下降;长期饲喂“高铜”的生猪肝脏中铜的含量高达 120mg/kg ,食物中铜多有害,这无疑对喜食猪肝的消费者带来安全隐患。

4.4 “铜”是活跃的氧化物前体。过量的铜会导致肌肉脂质加速氧化,产生不良气味,引起猪肉品质下降( Morrissey 等, 1998 )。

4.5 “高铜”在生长猪体内被吸收较少,约有 90 %以上以氧化铜、硫化铜等形式排出体外,且极难在自然界降解,对周边水土环境带来不可低估的污染,这种铜污染目前无法人为清除。据匡算,我国目前每年猪饲料中因使用“高铜”折合“纯铜”的排放量高达 1.7 万吨以上,且其粪便粘度增加加大了用水冲洗栏圈难度,造成新的本来就十分缺乏的水资源浪费。

4.6 “高铜”的使用往往伴随着饲料中铁、锌、锰等微量元素的使用量上升(一般上调 50 %左右),这势必造成新的矿物资源浪费,同时增加新的环境污染源。同时,高剂量铜等微量元素会加速预混料中维生素的氧化破坏,从而影响其产品质量。

4.7 饲料业对饲料级铜源的大量需求成为市场电解铜价格居高不下的重要因子之一,带来饲料与饲养成本的额外增加。

凡此种种,表明“高铜”在生长猪中的泛用是弊多无利的。

5 果敢向“高铜 说“不”

5.1 出于对环境保护与肉食品安全的考虑,于 2004 年 1 月生效的欧盟法规限制了猪饲料中铜的添加量, 12 周龄以上生长猪饲料中不得超过 25mg/kg 。我国颁发实施的有关无公害猪用饲料标准中也规定了生长猪中后期饲粮中铜的添加量不得超过 40mg/kg (但对大多数猪用饲料生产商与使用者来说没有强制约束力)。于 2006 年 6 月 1 日起生效的日本进口农产品“肯定列表制度”,将进口猪肉的化验项目由 23 个提高到 200 个以上,“铜”残留自然作为重要检测项目之一。我国已是 WTO 成员,其市场经济已融入国际大潮流,环境保护与食品安全是现在与未来世界经贸中极具挑战性的两大壁垒,而“高铜”滥用恰恰给这两大问题带来严重不利的影响。

5.2 我国猪用饲料中每年高达 8 亿多元的“高铜”支出,巨大的资源与资金浪费换回的却是前述种种弊端,还有毫无价值的用户不科学的粪色视觉的心理需求满足,显然,这与时代的健康发展与科技进步是不合拍的。我们有责任让国内短缺的铜资源(还有铁、锌资源)更多地为工业、民用服务。因为猪用饲粮中只需添加 10 ~ 20mg/kg 的铜,就足够满足不同阶段的生猪生理需求了。据悉,我国《饲料法》已进入草案修订程序,希望并相信不久出台的这种法规会禁止“高铜”在生长猪中的使用,如果是这样,那将是时代进步的佳讯。

5.3 无论从时代可持续发展的角度、保护环境的角度、节约资源的角度,还是从猪肉安全的角度、投入回报的角度、实际营养需求的角度,现在应该是我们业界同仁果敢大声向生长猪饲料中“高铜”说“不”的时候了。笔者大胆预言,随之而来的应该是法理不科学追求皮红导致的“砷”污染问题;片面追求肤色导致的“色素”安全问题;抗生素残留问题;“激素”问题……一个清新、阳光、充满勃勃健康生机的饲料与养猪界的全真技术的春天正向我们走来。

参考文献:

(1) 万熙卿,走出猪饲料的几个观念误区,中国畜牧水产报 [N] , 1998 , (368) : 3 版

(2) 王恩慧译,猪日粮中铜限用与抗生素禁用所引发的问题,饲料广角 [J]2006,233(2):29-30

(3) 蒋宗勇等,猪肉品质营养调控的研究进展,养猪 [J],2006,86(2):49-52

(4) 陈学风等,高铜饲料导致猪胃穿孔病例的诊治报告,猪业科学 [J] , 2006 , 131(5) : 57 - 58

(5) 杨振海,建立安全优质高效的饲料生产体系,中国饲料 [J],2006,319(11):11-13

(6) 加拿大阿尔伯特农业局畜牧处编著,刘海良译,养猪生产 [M]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1998 , 101 - 104

 

责任编辑:  

猪病防治 猪病解析 传染病 呼吸道病 寄生虫病 繁殖疾病 兽药常识 消化道病 猪病大全
猪群保健 保健方略 疫苗免疫 添加剂进展 中兽药进展
锥嗡茄?/strong> 公猪饲养 空怀母猪 妊娠母猪 哺乳母猪 乳猪/仔猪 保育猪 育肥猪后备猪
遗传育种 品种图谱 引种指南 人工授精 品种介绍 遗传育种
猪病图谱 细菌病 病毒病 繁殖病 营养代谢病中毒病外科病内科病寄生虫病猪解剖学
进入社区

热门讨论

我要开店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